母爱长存:回忆唐斯与母亲的点点滴滴

成为森林狼球员的第一天,卡尔-安东尼-唐斯漫步在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的天街回廊间。这位七尺长人承载着这座城市的希望,也许他就是森林狼期待已久的那个人。

和唐斯一起向前走的,是他的母亲杰奎琳-克鲁斯女士,她一直都陪伴在唐斯身边。这位来自多米尼加的女士只有五尺七寸,但她走起路来显得比唐斯还要高大。她和她的丈夫在新泽西把唐斯养大。她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当森林狼的工作人员和球迷簇拥着欢迎他们时,她依旧微笑。森林狼队中的明尼苏达本地人泰厄斯-琼斯带他们参观了他们的新家。

在欢迎会过后,唐斯一家第一次来到了森林狼队的训练馆。场馆的一边是球队的篮球运营部,另一边是商务运营部,中间是两个篮球全场。唐斯的父母参观了训练馆,他们在纪念品店买了一个带有球队标志的高尔夫球袋。球队赠送给了他们一家带有队徽的服装。

对于那一家人来说,那真是美好的一天,他们进入了梦寐以求的NBA联盟。到了下午,唐斯的母亲杰奎琳坐在更衣室门口的长凳上休息。她回忆道:“唐斯参观完球馆之后对我说,妈妈,这就是我想要的地方。”那座场馆中的每一件器械,在未来都会被他的儿子无数次举起,她的儿子会对着那个篮筐命中无数次投篮。不久之后,她的儿子就获得了最佳新秀奖项,并入选了两次全明星,签下了一份价值1.58亿美元的续约合同。但是她还是担心她的儿子在新的环境里过得是否开心。

在唐斯的家庭中,篮球是一切的中心,但杰奎琳是他们情感的核心,就像是光,就像是跳动的心脏,是她让这个家庭充满生机。她的离去,在唐斯的家庭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在森林狼的观众席上,杰奎琳总是穿着森林狼的队服为球队加油欢呼,她把她作为母亲的骄傲和激情带到了球馆,现在这些也都不在了。

森林狼队于当地时间本周一宣布杰奎琳女士由于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去世,那时她已经和病毒斗争了一个月。唐斯父母的家在新泽西,那是疫情的重灾区。唐斯在三月份透露,他的母亲那时候已经在接受呼吸机治疗了。她在去世时只有58岁。

人们很难用言语准确描绘这次悲剧对唐斯一家人的打击。唐斯认为他的母亲是他能最终进入NBA的动力来源。他的球技来自于父亲的教导,但是他的内心都源自于母亲的灌溉。他的母亲总是帮助他渡过难关。她在唐斯和恩比德冲突时为唐斯打抱不平,她在唐斯获得最佳新秀奖时坐在第一排分享孩子的喜悦,她在唐斯每场比赛时都穿着32号球衣在球馆大声呼喊。

唐斯的父亲回忆道:“她看球的时候非常投入,我和她坐在一起的时候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唐斯和他的父亲经常一起讨论篮球,他们的分析和看法非常理性,但杰奎琳为他们的谈话注入了情感。每当杰奎琳走入一个房间,她的能量就会立刻充满整个屋子。他们夫妻二人就是用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影响着唐斯的成长。每次唐斯对着媒体讲话时,他总是先感谢他的父母。当唐斯被肯塔基大学录取时,唐斯的母亲说:“他能明白我们对他的付出,他知道我们为他付出了一切。不是每个年轻人都能看到这些。他能明白,对我们来说就很值得。”

无论唐斯走到哪,他都会带着他的父母,无论是大学比赛、NBA客场比赛,还是全明星的比赛。他认为他的母亲是位女强人,他能够成为职业球员就是因为长大的过程中有母亲作为榜样。受他母亲的影响,唐斯没有选择为美国国家队打球,而是选择为多米尼加效力,因为他想在自己这保留母亲的根源。

唐斯之前在他的社交媒体上说:“多米尼加的女性都非常坚强。我的母亲一定能渡过难关,在她康复后我们的家庭就会重新团聚。”

在唐斯母亲生病之前,唐斯就为梅奥诊所捐款10万美元,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检测。随着唐斯母亲的治疗时间越来越久,唐斯依然相信他的母亲不会有事,因为他们一家接受不了其他结果。唐斯说:“每天我都会告诉她,我有多爱她。但她会跟我说一些我不想听到的话。不想让她谈那些事情。”

在NBA官方发文悼念唐斯母亲之后,篮坛众多球员和教练都为唐斯一家送去了慰问。比如肯塔基大学主教练卡利帕里发文称:“杰奎琳女士是一位天使,她曾在我们的生活中是我们的荣幸。我无法想象唐斯一家人此时正经历的悲痛,但我希望我们的祈祷和能够减轻一些你们的痛苦。”

在杰奎琳去世后,唐斯一家人还没有发声。他们显然还没有接受这个结果。受疫情影响,美国大部分地区无法正常举办葬礼,这让唐斯一家人的心情雪上加霜。

在未来的某一天,卡尔-安东尼-唐斯必须要开始在身边没有母亲陪伴的情况下继续前行,那时也许他会意识到,母亲的爱其实会永远伴随在他左右。